庄西真:建设“新职师”,培养“新职师”

发布时间:2020-11-02  浏览次数:11

 从字面上看,“新职师”所指有二:一是指组织;二是指人。从组织层面来看,“新职师”是专门为职业院校培养教师的机构,比如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在我国还有科技师范学院、工程技术师范学院、技术师范大学等称谓的高等学校),这样的组织数量虽不多,但却是不可替代的、承担特定职能的高等教育机构;从人的层面来看,“新职师”是新型职业院校教师的简称,以此区别于传统职教教师。我们提出“新职师”的概念,非为赶时髦,更多的是基于对我国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发展趋势、既有职教教师培养路径存在弊端的分析,是慎重之举。目前,全国共有职业院校1.23万多所,年招生930.78多万人,在校生2680.21多万人,中职、高职教育分别占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教师质量关乎千千万万职校生的成长,也关乎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必须重视职业教育教师队伍建设。

一、当前职教教师队伍存在的突出问题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努力,职业教育教师队伍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支撑了过去40年职业教育的快速发展。对于接下来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来说,职教教师队伍还存在一些问题,突出表现在职业院校教师的素质能力不能满足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职业院校教师知能结构有缺陷,难以有效指导职校生的操作技能形成

 基础教育目的通过系统的科学知识的学习掌握知识体系,实现对理论知识的生产,职业教育最主要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使其胜任岗位工作的要求。这也是职业教育区别于基础教育的最主要特点。形成岗位工作能力,不仅需要学习知识,还要学习如何操作,更重要的是掌握知识与操作之间的联系,以应对更多元和复杂的职业情境。但是很多职业院校教师源于普通教育体系,其知识结构大多以系统性地学科理论知识体系为主,难以将理论知识转化为工作所需要的实践知识,难以培养学生的动手操作能力。

(二)职业院校教师不了解技能人才成长规律,欠缺行之有效专业教学方法

 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党政人才、企业经营管理人才、科技研发人才和技能人才等各级各类人才,技能人才(技术工人)和其他人才一样有独特的成才规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从新手成长为专家,如何在结构化的理论学习情境和非结构化的工作学习情境中实现理论学习与实践操作的相互融合与促进。职业院校教师只有遵循技能人才成长规律开展教育教学活动,才能提高自己的教育教学质量。

(三)职业院校教师对教师职业的特点和要求认识不深刻,职业认同感弱化

 职业院校教师是一个与成长中的特殊的青少年群体打交道的职业,国家要求教师在有限的时间里把他们培养成各行各业中高素质劳动者,做好这件事很难这就要求从业者不仅自身素质要硬,更要对职教教师有职业认同感,形成关于这个职业的信念与正确的价值观。

二、职教教师培养方面存在的紧迫问题

上述职教教师队伍存在的突出问题与职教教师培养密切相关,在某种意义上说,二者是一种因果关系,职教教师队伍的问题是果,职教教师培养是因。细究起来,我国职教教师培养存在的突出问题有以下几点:

(一)相关部门对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够

历史和很多研究结果都证明影响职业教育质量的最重要因素是教师,没有一支爱岗敬业、素质优良的教师队伍,再好的设施设备都不能自动转换成高素质的学生。过去若干年的现实以及教师职业的特点告诉我们,科学的、长期系统的培养是造就一支爱岗敬业、素质优良的教师队伍的不二法门。某种程度上说,目前职教教师队伍存在的一些问题都与不重视培养有关。重视职教教师培养工作,也就是重视职业教育。

(二)独立完整特色鲜明的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尚未形成

当前职业院校教师大致有三个来源:一是硕果仅存的几所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培养;二是从普通高等院校毕业生中招聘;三是从企业相关人员中引进。这三个来源都有问题。第一,日渐式微的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其毕业生难以满足职业院校对高素质(高学历)教师的需求;第二,鼓励普通高等院校参与职教教师培养,导致适得其反的“高不就,低(水平)来凑”的结果;从企业相关人员中引进,想易行难,杯水车薪。此外,职业院校教师进入工作岗位后,无法获得制度化的岗位发展机会。很多高职院校的教师发展中心的功能没有得到有效发挥,中职的教师专业发展也缺乏体系化、制度化的建设。而在国外,职业教育教师的专业发展早已十分成熟。正反两个方面的事例都说明,我们必须建设独立完整特色鲜明的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几千万人在校生规模的职业教育,没有专门的培养职教教师的组织系统,不可想象。

(三)缺少起带动辐射作用的中国特色高水平职技师范院校

研究发现,但凡高等教育发展好的国家,必定是高等教育多元化发展的国家。用一把尺子量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高等教育死路一条。中国的高等教育必须走细分多元的差异化发展之路。为职业院校培养高素质教师的职技师范院校,是中国高等教育百花园中一朵艳丽的花,必须予以政策支持。用研究型大学的一把尺子衡量所有的高等院校,贻害无穷。虽然我国职教教师培养工作已经开展了40年,到现在没出现与体量占世界第一的职业教育匹配的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领军型”的职业技术师范学院,需要反思。

(四)缺少高水平的职教教师培养教材和职教教师培养模式

职教教师培养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包括专业设置、培养方案、课程教材、教学方式、实习见习、入职就业等环节。必须明确两点:中国的国情和职业教育发展现状决定我国的职教教师培养不能照搬其他国家的做法;为普通中小学培养老师的师范教育和为职业院校培养专业教师的职技师范,虽然同为师范,但它们小同大异,不能混为一谈;换言之,职教教师培养既不能学普师,也不能学“洋师”。

(五)缺少高水平的职教教师专业发展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

相比较对基础教育(普通中小学)教师专业成长规律的研究,对职业教育教师专业成长的研究成果,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严重不足,职教教师的岗位特征、职教教师的知能结构以及职教教师专业成长的阶段性特征怎样,我们拿不出经得起理论和实践考验的优秀成果。大家在谈职教教师培养培训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说到基础教育教师教育上面去了。因为我们对职教教师成长规律研究不深不透,导致我们的培养无的放矢。没有研究做基础的培养是盲目的培养。

      三、改进职教教师培养工作的建议

(一)要从国家经济社会事业发展的大局出发重视职教教师培养的重要性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人口是影响中国未来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变量。能否把庞大的人口变成支撑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人才,主要靠职业教育。职业教育能否完成这个任务,关键看教师队伍素质。教师队伍素质的高低,决定于教师培养的质量。抓住职教教师培养这个环节,就是抓住了职教教师队伍建设的牛鼻子。

(二)优化布局结构,加快建立独立完整的现代化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

职业教育的发展与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息息相关,经济发展既对职业教育提出了需求,也为职业教育毕业生提供就业机会。要根据我国不同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及其对职业教育的规模、层次要求,优化布局职教教师培养资源。比如在经济发达地区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和京津冀地区各建设一所重点技术师范大学。在中西部地区建设1-2所技术师范大学。

要根据职业教育发展规律和职教教师培养工作实际,在已有职教教师培养架构基础上,建立区别于普通师范教育的,由技术师范大学、技术师范学院、普通高校内设二级学院组成的独立完整的职教教师培养体系。

(三)强化标准引领,以职业教育教师任职资格证书制度引领其专业发展

构建以师德、教学能力、教研能力、应用科研能力等为主体的职业院校教师能力标准和评价体系。改革职业教育教师资格证书制度,完善职业教育教师资格的等级及其获取方式,把教师职业资格证书的获取与教师在职培养结合起来,构建职前职后一体化、校企双主体的职教教师成长体系及其配套制度。

(四)根据“分类发展、分类管理”原则,精准施策助推新职师建设

为职业院校培养教师的技术师范大学(还包括科技师范大学、工程技术师范学院等)是我国高等教育中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过去为我国职业教育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对职业教育提出了新要求,对为职业教育培养教师的机构业提出了新要求。“老职师”遇到了新问题,就要建设“新职师(机构)”为职业教育培养高素质教师,支持其高质量发展。政府相关部门(教育部)要在招生、就业、学位授予、经费等方面出台一揽子政策,支持这些院校建设“新职师”。

(五)加大建设高水平技术师范大学力度,探索职教教师培养的中国模式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职技师范与普通师范是两种不同教师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要在全国遴选几所有深厚职教教师培养积淀和职业教育科学研究基础的学校(比如江苏理工学院),给予各方面优惠政策,支持其深入开展职业教育研究,开发反应职业教育特点、处于国际前沿的教材,改革和创新职教教师培养模式,提高办学层次,广泛地开展国际交流,尽快成长为具有中国特色、展示中国成就、达到世界水平的技术师范大学。

                    (江苏理工学院职教教师教育学院院长)


地址:中国江苏常州中吴大道1801号电话:

Copyright © 江苏理工学院 制作维护